当我们思念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什么

怕是谁也没料到,比春晚更早让猪年年味延伸 的,是因为一部名为《啥是佩奇》的宣传片。

就这么个“村庄 老汉为迎孙子回家过年求助全村,最终把鼓风机改形成 佩奇”的故事,村庄 与城市交叉 ,荒唐 与现实交错 ,叫临近年关的异村夫 们蠢蠢欲动。

当我们思念
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
什么

睡一觉起来的功夫,这条不足六分钟的宣传片病毒式传达 ,连身边一向 和互联网盛行 文化绝缘的老一辈 都在朋友圈转发。各大媒体更是闻风而动,这四个字从大众 号刷屏到微博。半个月后的春晚,当年在《大宅门》里饰演白三爷的刘佩琦老师C位出场 ,也算姗姗来迟地赶上了这波热度。

当我们思念
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
什么

刘老师出场 后,瞪大了眼在春晚找笑点换转发的段子手们怕是长出一口气:“佩奇本奇,刘老师这波稳了。”

近些年来,春晚的舞台比较倾向于寻找上一年 最当红的明星,喊上一年 最盛行 的段子,唱上一年 最熟悉的歌。更是因此,春晚的导演压力也是愈来愈大。

它是与时俱进的,在同步别致 事物的同时还要谐和 大众的“怀旧”情怀。

想来也是慨叹 ,假如 春晚是个姑娘,她也曾风华正茂。

1983年,春晚第一次登上央视的舞台。

八十时代 的一切都是新的,春晚也带着股稚拙气。假如 你情愿 重温八十时代 的春晚,你会看到很多这样的画面。

舞台↓

当我们思念
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
什么

观众席↓

当我们思念
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
什么

你看那挂着的气球,多彩↓

当我们思念
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
什么

1983年的春晚似乎 没有后台,扮演 者们听到轮着自己就起身上场。

像这场戏曲扮演 吧,镜头一扫,演员在台旁边整理衣服,还有一位不知名的灰衣男人 拿着稿在镜头前漫步……

当我们思念
春晚时,我们在思念
什么

姜昆拿着观众来信,抑扬抑扬 地念:“我们收到的这些来信,全都点,郑褚风同志……”

旁边的刘晓庆一脸“你似乎 是在逗我”,大喝一声——“郑绪岚!”并赏给姜昆一个白眼。

相关阅读